横涂纵抹 得意忘象 | 黄心武

许固令出生于戏曲之乡的汕尾市,家乡古老剧种的丝竹管弦和红绿青紫,织成了他童年及少年时代的梦幻和记忆。后来,他在广州求学和工作期间,因特殊的机缘,又饱览了众多戏曲剧种和菊坛名伶的演出。优秀的中国戏曲艺术,充实了许固令的内在文化涵养,这不仅构成了他鲜明的人格特色,更深深地影响了他的审美取向。作为职业画家,许固令从戏曲中获得了不竭的创作灵感;他独辟蹊径,以戏曲脸谱为载体,打开了一片崭新的绘画天空。

中国传统戏曲是一种“囊括万有统而为一”的“太一”艺术,是一种想象型的观照形态。戏曲演员在空无一物的舞台上行走,凭着虚拟化的表演,其纵马千程,行舟百里,兵发燕赵,阵布东吴,都可在观众的想象中完成。戏曲的脸谱艺术,则是以夸张的、象征性的手法,用强烈的色彩和抽象化的线条,改变演员的本来面目,增加舞台的美感,强调人物的特征。戏曲脸谱在戏曲的演进过程中,具有了相对独立的欣赏价值和审美意义。著名美学家宗白华先生,曾将戏曲脸谱与音乐、舞蹈、建筑、书法、钟鼎彝器等等同列为世界上“最生动的艺术形式”。不过,单纯的脸谱,虽自有其工艺性和装饰美,却只有在观看戏曲演出过程中,结合服装和表演才能充分体现其表现力和审美特性;且脸谱属于实用约、经验的艺术,长期以来形成了一套约定俗成的符号体系,比如,以红色表忠勇,黑色表威猛,黄色表残暴,白色表奸诈等等,这就容易流于类型化。在艺术创作上,人们将“脸谱化”作为贬义,就是这个原因。

许固令的脸谱画虽脱胎于戏曲脸谱这种艺术形式,却大大超越了戏曲脸谱的艺术疆界。他的脸谱画深得戏曲艺术的精髓,却不再附丽于戏曲舞台。他将戏曲脸谱再加以抽象、夸张 和变形,舍其形而求其神,追求不即不离、是相非相、若有若无、不似之似的美学境界。他的作品,美得惊人,但在看似唯美的画面中,却别有寄托,可勾起你无尽的想象和思考,这完全是自在的全息的“太一”艺术。

许固令游历了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,像海绵一样吸收着东西方艺术的精华。他的脸谱画,将中国书画的写意性.线条美乃至水墨情趣,与西方绘画用色块表达直觉和印象的方式,融为一体,得心应手,可谓既东方又西方,既传统又现代。

许固令的脸谱画,线、面、形、色,是游动的、变幻的、象征的、主观的、远非戏曲脸谱“寓褒贬,别善恶”的简单符号,摆脱了类型化、脸谱化的桎梏,从而进入了具有无限可能的创作空间。

许固令的知识背景和人生历练,造就了他深厚的人文情怀。他更关注人,关注人的情感和命运,他以戏曲脸谱为载体,或许是因为借助这种“拟容取心”的艺术形式,更能描绘人的丰富性和人生深处的风景。他以这种内在的需要驱动画笔,表达了他对“认识你自己”的求索精神和不可遏止的激情。

许固令的脸谱画,横涂纵抹,得意忘象。然而,在狂乱的线条和色块中,总有一束强大的磁力线,将你吸引到一个聚焦点,那就是画面中的眼睛。这些眼睛,或填或喜,或睁或闭,或金刚怒目,或菩萨低眉,有时若隐若现,有时充斥满纸,尽皆出神入化,妙出灵台。这些“灵魂的窗户”,将你导入画面之外,让你在比天空海洋更深邃浩瀚的人的“内宇宙”中,神游遐想,流连不已。

许固令有一双“天眼”,所以他能从戏曲脸谱中有天才的发现,开辟出独具自家面目的画风和画境。他的脸谱画,无疑是画坛中的一支奇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