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神入化 再造苍生 | 陈永锵

出神入化,是所有艺术家都祈求获得的最佳境界和状态。能此,除了所谓“天赋”、“艺术细胞”外,更不可少的是有赖于个人的阅历、学养,外炼内修气质上的超脱。而这种超脱,反映为作品中的具体艺术表现,作品便有了生命和灵魂。作为一个画家,到了上述的境地时,便是—个真正的、甚至是卓越的艺术家了。

许固令正是如此。

许固令自小受到绘画基础的严格训练,而20多年来,却嗜画非写实的“脸谱画”成癖。他以中国民间传统戏剧“脸谱”为创作素材和感情表现媒介,但却毫不迁就各剧种均必严守的脸谱程式和规矩。显然,许固令深谐那些脸谱之所以为脸谱的“谱尺”,可他更深信:古老的脸谱、面具和纹身,这些人类原始的艺术创造、人类智慧的结晶,其创造的本意绝非为了“伪装”和“粉饰”,相反,正是为了人的一种强烈的、真实的愿望的表现!也许由于这种民族的、朴素的、浓烈的形式美的感召,使许固令情有独钟地、淋漓尽致地发挥民族戏剧脸谱艺术上的浪漫和幽默,追逐着—种仅是他自己才感受得到的:由脸谱而来又超越了脸谱本身特定内涵之外的神韵。在他对中国绘画中的笔墨技巧和西洋画的色彩技巧,乃至现代装饰画综合技巧娴熟驾驭下,给“脸谱”赋予更广泛、深沉、新颖的意义。他眼前、心底的脸谱,无论“忠”、“奸”、“正”、“邪”、“贵”、“贱”、“美”、“丑”……统统成了他豪情引爆的导火线和重新创造一个美的、缤纷的、完整和谐的艺术境界的契机,这就是一番体现艺术家个性由智慧支撑勇气的超脱。

许固令的这种超脱,还不仅仅表现在“脸谱画”的创作上,他画的山村水乡、崇山秀壑、野草闲花,都如一奔泻着洒脱的情怀,一种大度,还蕴含着一层禅的爽朗意味——他正对尘寰中的百态生相,用真挚积极而沉着的态度来洞幽察微,而不是用颓丧、冷漠或虚妄去捉影捕风、顾影自怜或者横加指责。因此,饱经沧桑的他,凭藉一管不辍的彩笔,对世间的烦恼,不必遁迹空门,而是潜心于养育性灵的艺术,顾己而及人,从而在他的一系列作品中,缔造了一个又—个浪漫、自由、清新、充满喜悦而又亲切的艺术境界,使人在其间徜徉而乐不思蜀、流连忘返。

好一个出神入化的画面呵,好一个再营造的“苍生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