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才是中国最会制造浪漫的老爷爷!| 喜号

艺术中的国| 海外华人书画家 许固令

汕尾,作为中国戏曲之乡,孕育出白字戏、正字戏、西秦戏等极富地方特色的戏剧,同时,也孕育了一位书画艺术大家。他以脸谱为题,书写人生百态;他游历诸国,取西方的构成和色彩之长,表达东方的意境和内涵,用文化的碰撞制造着色彩的交融。他,便是许固令。

1943年,许固令出生于广东省汕尾市。生在海边,狂风暴雨而不折的坚韧塑造了他最初的韧心,海边的戏曲之乡也给予了他最初的画心。亦如他的画作,恣意中透露着狂放。自1972年在《羊城晚报》发表第一张脸谱画开始,脸谱便成为许固令一生不变的创作题材。从最初的一个人画到半个人,从一张脸画到半张脸,直至简练为几条作为符号的线条。而他的设色却愈加精到狂野,勾勒之物如同在恣意的狂放中咏唱。也正如许固令其人——一个画面里绚烂之极,生活中却轻松舒展的艺术大家。

艺术是自由的,许固令用行动践行着自己的坚守。1980年,他移居海外,此后30年间,作为职业画家游艺于欧洲、澳洲、东南亚等地,并与当地画廊联合开办了20多次画展,创作出数千幅脸谱画。有一次在台湾开办画展时,席慕容专门赠诗予他——“把我的爱挂在墙上/展览/并且出售” 。许固令很喜欢这首小诗,他认为这短短的十来个字就把一个画家的本质全部表达出来了。

许固令与“白”字有着不解之缘。他的爱女名“晓白”,他便自号“白父”,后来头发也渐渐白了,索性将画室也取名为“白轩”。白父曾写过一篇文章,叫做《七十正年轻》。在中国传统中,七十古来稀,但是对于艺术家来说,七十岁是正值年轻的时候。许固令说:“艺术在不断的发展变化,艺术家应该要抓紧时间多创作一些好作品。”今年七十五岁的许固令,创作力极其旺盛。纵观他的艺术世界,从未因年龄的增长而“老”过。这等潇洒的人生态度、简单恣意的生活方式与他的画作相得益彰。

谈及自己的画作,许固令直言:“脸谱本来是从戏剧中来,但我的脸谱画早已不再附丽于戏剧舞台,它成了我人生百态的一种自然表达方式,一种对于美学理念的追求以及个人情绪的宣泄。”正如其言,他笔下的脸谱是夸张和变形的再现,将脸谱带进了一个丰富与无限的创作空间中,赋予了脸谱更新的元素和意境,同时,脸谱蕴含了他对宇宙生命、人情世俗的独到见解,尽情地演绎着“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”的思考与感悟。